曾幾何時,沒有人要看屬於女性的真實人生。女演員除了勝負、幸運與倒楣外,沒有太多深入描寫女性心理的劇本可以演,比80年代還少,多數女主角的存在,是為了確認男主角的位置。只有周迅敢不討喜,走了一條我自開我自落的道路,否定了宮鬥劇的玻璃鞋,拒絕了現代都會女的廉價冠冕,接連演了兩個懂得遺憾,生命仍可獨自豐盛的女性。她演的是個人,再來才是女人,到她這裡你可以心安,她的演技力在這最不利女演員的時代,還給了女生最基本的尊嚴。 我最喜歡看演員演遺憾,因為那既非哭也非笑就可以搞定,是有點餘溫的回憶,或許是突然殺出的畫面,深深淺淺不衰退,也不太可能全然消失的一種情緒,最考驗人的演技,但也是周迅最有自信的絕活。當我們在談《如懿傳》,我們在講的是一個女人不是附屬品當我們在談《如懿傳》,我們講的不是宮廷廝殺、功名利祿,那些都有套路可循。在非愛即恨的宮鬥世界裡,有一個女子在他人疊疊樂的價值觀裡,活出一點自己的堅持,讓人看到她在繁華世界裡,獨自盛開與凋落,都可以不關他人的事。現在即使是電影都很少這樣的題材,如今電影更少讓女演員有發揮機會,而劇通常也擺了一個陷阱給女生跳,看女生如何破關掙扎求生之後成為勝利者,女人不成功便成仁的氣氛,不停出現在現今韓劇與大陸劇裡,台劇是直接忽略掉女生這塊,不然就是簡化了都會女性的成功路。現在女演員太吃虧,接到的多半沒有真實血肉的角色《如懿傳》雖然是被人當成只能閒磕牙的宮鬥劇,但它更像女性自覺戲。雖然其他演員都困在宮鬥套路裡,張牙舞爪地表現電視劇的風格,但周迅演的如懿,情緒清淡,如我們一般人,畢竟誰哭跟笑都有特寫式的關懷呢?我們當然收得緊,生活的拖磨少不了,但不為榮耀那主流價值而喜悲才是重點,近年許多女生角色,就算是打著都會劇招牌,都是要榮耀那都市本身、企業本身與男主角本身,很少女生角色能以個人的形貌存在,都是要榮耀一個體制的裝飾品,如擁有「快打旋風」本事的魏纓絡。說實話,現在可以讓女演員演一個活生生的血肉之輩,這樣的劇本相形更少了,描寫一個女生真實人生,近年除了《淑女鳥》《愛情摩天輪》等少數作品,女性實則是陪襯型的演在同一種價值觀上的誰很倒楣、誰又很幸運、不然就是又倒楣又幸運,這類人生非常浮誇的角色。但特別的是,少人提到我們的劇本出現這問題,你我在80年代到90初期還有一些女性真實作品,如《我這樣過了一生》《克拉瑪對克拉瑪》這類寫實作品,到21世紀,影視上可以給女性發揮的角色,少到可憐。女人角色常被簡化為慾望的追求者這是為何周迅必須存在的原因。在一個人物都在擬真,歡喜與悲傷都很刻板的劇,她真實地可喜,是近乎保育類的稀有。當然編導不敢也不至於要她以宮鬥劇的誇張演法呈現,但那份我不跟你玩同一種遊戲的自在,看周遭人事浮沉的感傷,讓女生的角色終於可以不淺薄化。女生角色通常最致命的就是看不到別人的「我愛我恨」,但好的角色,是把時代景深拉進去,既成立了觀眾的全觀視角,也投射了人物望見的滄海桑田,如許鞍華的《黃金時代》,浮浮沉沉,讓你見樹又見林,但現在女性角色充斥著「我想我要我期待」的執念型或欲求不滿角色。反觀《如懿》的被罵,觀眾其實跟皇上一樣討厭沒得失心的人所以如懿不討喜,甚至被罵慘了,因為她沒有要大家都要的東西,就算要了也不志在必得,她對遊戲規則不感興趣,她敢於閒雲野鶴,她不認為輸家是真的輸,於是她被習慣快意恩仇的觀眾討厭了。不只皇上討厭她,觀眾跟皇上都討厭這種沒有得失心的傢伙,沒有辦法以紅蘿蔔逗著驢子玩,她有的只是現今不值錢的傲骨,但傲骨真的不見容於世嗎?可見這十年來的女性角色有多被侷限,女性觀眾也被制約,權力的垂青仍是冠冕,必須要有一個人套進那灰姑娘的鞋子裡,而且那必須是主角。這是八股,也是女演員必須常演爛戲的宿命,因為女性觀眾要她為自己取得王冠,變成一種重複的儀式。周迅以好演員的霸氣,終於證明了肥皂劇中可以有真實的女性人物這固然已是無法挽回的趨勢,以女主角的成功,來榮耀男主角的地位。但至少有 個女演員如周迅,即使活在一個滿是通俗劇的年代,她有幾幕就是硬要你發現「這是活生生的人」啊,如如懿被皇上命令要她去勸容妃侍寢時,她望向以往與皇上年少定情的廊簷;到她被皇上不信任,她在大雪中走回寢宮的步伐,你看她走了魂,一步步死了心,但不是靠台詞,只靠她的表情與身影,甚至沒眼淚,你卻知道她不行了,心都沒了,那微顫於世間的神態,是任何心碎的人都知道等等仍得活在日常的無淚。好演員出刀,必然讓靈魂脫繭而出。而《你好,之華》,她被日本導演岩井俊二欽點不是沒有理由,因為這部電影與《情書》一樣,都是呈現生命中看似最輕但其實最重的遺憾。那種經年的遺憾,看似已波瀾不驚,但會跟著呼吸帶來刺痛,那歲月未癒合的,女主角藉由一封封書信輕描淡寫,讓你知道她深藏的痛,跟你我一樣,有碰不得的東西。去姊姊的同學會,碰不得的東西還是跑出來了,成年人日日夜夜都有的遺憾,只是被擱置,但有些傷終究得碰觸了才會好。《你好,之華》就是在講這麼尋常的故事,每個人都有的遺憾與它代表的最美好自己。最會演遺憾的女演員之一,花開花落自豐盛周迅連續交出了兩個關於「遺憾」的作品,讓遺憾輕輕走過你窗口,你聽著它遠離,她代替你微笑著,一如她演如懿時,望著窗口的陽光,喊出了「凌雲徹」這名字,光是喊了就心安。有些名字就是這麼重要,如長大後的一聲「媽媽」,背後有多少委屈,你就知道這有多遺憾。她輕輕地演,安撫了你的傷痛,然後遺憾走過,你們都目睹了那個最美好的自己走過,這樣成年人才知道的滋味,不是誰的哭喊,或誰的齜牙裂嘴,而是她不用台詞,就紀念了千萬人的遺憾。周迅,或許有人會說她老了,但誰也不能說她不是稀有的好演員,那份好是在對女性真實最忽略的影視年代,做出了反向的證明,挽回了不依附誰的女性的尊嚴。更多鏡週刊報導【馬欣專欄】金鐘過後,台劇的未來生機在哪裡?【馬欣專欄】宮鬥劇的魅力在哪裡?《如懿傳》為何比《延禧攻略》吃虧?【馬欣專欄】《永遠愛妳,惠妮!》 一昧追求完美的毀滅


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 . .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dqohit54954 的頭像
ldqohit54954

線上賭博遊戲www.cn6r.com

ldqohit5495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