錶壇裡頭存在許多刻板印象,買勞力士就是買水鬼,AP愛彼就跟皇家橡樹劃上等號,其實這樣的刻板印象並非壞事,代表某些產品系列夠經典、深植人心,但反過來說,要怎麼樣持續給消費者新的刺激,就是這些品牌最重要的課題了。有個最好的例子叫沛納海(PANERAI),它鮮明的造型一眼就能辨識,不過正因形象太過經典,如果不是死忠小沛迷,你很難發現中間的差別。該怎麼同中求異呢?聽來或許有點偏激,最早成就沛納海的就是它獨樹一格的造型,但這卻也是它後來改革路上的一道束縛。這樣說感覺上有些武斷,舉個例子,我身邊已經不只有一個人跟我說過,如果買沛納海,就是買它那個型,那個有錶冠護橋的才是沛納海,而且,基本款就夠了 (確實他們也買了,而且毫無意外買了 Luminor的殼型 )。並不是說 Radiomir 殼型的設計不好,而是相較兩個系列, Luminor 還是沛納海的當家招牌;衍生出來的問題,則是很多人會覺得沛納海長得都一樣,畢竟能變動的條件要素太少了,動太多就不叫沛納海,反之,就出現剛剛提的狀況。其實沛納海自己也很清楚這一塊,該做的改變還是得做,因此好幾年前就已經開始佈局,在自製機芯版圖發展的同時,嘗試許多新的特殊材質,並從原本的Luminor與Radiomir兩種殼型向外衍生出不同系列;又或者從尺寸與薄度下手,並向下推出入門級距的全新產品,吸引不同需求的消費者。後來更直接跳脫框架,打造出外型截然不同的款式,像是去年的PAM00685、PAM00687,到今年的PAM00790、PAM00791,過去的沛納海經典設計元素大刀一揮全都不見了,如果不仔細看LOGO真的很難跟品牌做連結。雖然上述四款作品都仍是少量生產、偶發之作的年度限量版,但卻也象徵著沛納海跨出一大步,試圖慢慢扭轉錶迷們心目中沛納海的一貫形象。相似的例子還有百年靈(BREITLING)。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即便旗下的產品線囊括潛水錶、賽車錶,但百年靈的形象仍然跟飛行錶緊緊綁在一起,而且不管是尺寸還是風格上當相當陽剛,但從總裁Georges Kern接手後,品牌迎來一系列的變革,今年百年靈先是破天荒推出小尺寸的作品,近期更發表全新的Premier系列,雖然仍是主流的運動錶,但風格改走優雅路線,都為品牌帶來煥然一新的面貌。究竟在守舊與改革中間如何取得平衡?一直都是很難有最佳解法,但我私心還是覺得,一成不變的商品與策略,在當前快速變化的市場上難以生存。這麼嚴肅的問題,還是留給品牌掌權的專業經理人們去煩惱吧,畢竟從消費者端來看,看得順眼買的開心,不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更多鏡週刊報導【專題報導】入門錶只是一場誤會?──從沛納海看歷峰集團全新策略【Basel 2018 主編日誌】巴塞爾錶展第2天:百年靈的出頭天


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 . .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dqohit54954 的頭像
ldqohit54954

線上賭博遊戲www.cn6r.com

ldqohit5495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